后花园资讯
后花园新西兰房地产在线 成立于2011年,以最新,最快,最权威的地产信息服务于新西兰华人。我们提供新西兰最新的居民住宅,商业地产和农场买卖信息,为大家量身打造一个丰富,快捷的信息平台,及时把握新西兰房产动态,做到足不出户,便知天下。
16770
总篇数
135
关注人数

你的房产是否被划入毛利遗产保护区?

房地产2014-03-07 14:25作者:
摘要  后花园新西兰房地产在线 3月7日 毛利问题再次浮上水面。市政府在近日公佈的城市建设“单一规划”(Unitary Plan)定稿中,增加了毛利人“文化影响评估”条款。根据这一条款,大奥克兰市有61个具有重大意义的毛利文 ...


  后花园新西兰房地产在线 3月7日  毛利问题再次浮上水面。市政府在近日公佈的城市建设“单一规划”(Unitary Plan)定稿中,增加了毛利人“文化影响评估”条款。根据这一条款,大奥克兰市有61个具有重大意义的毛利文化遗产地,3600个具有文化价值的遗产地。任何人在这些地方进行各种开发活动,必须得到一个或多个毛利部落的许可。


  政府持骑墙态度


  对奥市政府计划中包含的这些条款,环境部长Amy Adams採取迴避态度。部长发言人说,奥市“单一规划”中是否应当包含“文化影响评估”条款,这个问题应由奥市政府和奥克兰人民来决定,环境部不会发表自己的评论。

  毛利党联合党魁Tariana Turia对这个规定表示全力支持。她说:“长久以来,地方议会要么否认,要么迴避,要么绕开“怀唐伊条约”规定的义务……。这次奥克兰市议会有勇气代表国家跨出这一步,我们表示赞赏。”她的共同党魁TeUruroa Flavell则说,有些人对这个增加毛利权力条款的规定持反对态度,毛利党感到震惊和失望。

  但优先党党魁皮特斯在2月21日的一次讲话中说,此种评估向著族群分裂迈出了一大步,它使一小部分毛利人佔有主导地位,目的只是为了他们的个人利益:“(在『单一规划』中增加这些条款后),这些族长将对奥克兰市政府发号施令。他们会杜撰出各种各样的借口,对重要的地方提出所有权要求。”他认为,市政府已经输给了咄咄逼人的毛利部落族长。族长们很快就会大权独揽,进一步决定奥克兰人的财产权。

  上周,工党毛利事务部长ShaneJones先生也说,新规则很危险,必将增加额外的税务执行费用,让社会增加对毛利人遗产观的怀疑。

  相关文件显示,将新规定纳入市府的“单一规划”草案是六个月前的事。起初,“单一规划”制定委员会并没有列举文化保护细则,只是在议程中简单地提到了遗产保护的话题。去年三月公佈徵询意见后,毛利头人们认为草案没有充分保护他们的文化遗产。后来,在“毛利法定委员会”成员David Taipari和Glen Tupuhi的推动下,“单一规划”起草委员会在最后时刻增加了这些新规定,过去,奥市需要向毛利部落提出申请的文化遗产重要遗址有61个,但新规定中将有文化价值的毛利遗产地增加到了3600个。

  

  毛利人否决用水权


  Brent和Jennifer Tassell是一对住在大奥克兰市北部的夫妇,过去十年以来,他们一直在使用井水。那是一口305米深的水井,也是他们唯一的用水来源。

  但他们最近被告知,他们必须向14个不同的毛利部落提出申请,得到一致同意后,才能继续使用地下水。Jennifer说:“就是一个地下挖的洞,存在已经有10年了啊。这完全不符合我们的情况。”

  根据奥克兰市的城市发展“单一规划”,对使用资源的申请,不管是新的申请,还是已经存在的申请,申请人必须得到毛利部落族长的评估,在他们认为不会对毛利文化造成负面影响之后,项目才可实施。汲取或使用地下水属于可能具有文化影响的活动,因此,毛利族长可以坚持要求进行“文化影响的评估”,评估费用由申请人承担。不仅如此,申请人也可能还要支付申请过程中所需的“接触费”。

  为此,这对夫妇计划与工党毛利事务部长Shane Jones见面,讨论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Jones部长已经公开申明,他不赞成这项新的规定。他警告说,奥克兰市新政府缺乏自我保障措施。“毛利文化遗产虽然重要,但绝不能成为(族群)分裂的基础。我担心眼下这个例子就会形成那样一种结果,毛利人没有权力横加干涉,他们不可以借口『已经存在了10年的一口井下有一个毛利神明』而干涉别人对井的使用权。”

  奥克兰议会一位发言人承认,新的规定对申请人增加了“额外的负担”,并说,市政府正在与毛利部落商议如何简化这个程序。

  儘管如此,Brent夫妇认为这个申请程序太不合理。要申请人承担文化评估费用,这对普通的奥克兰人来说“行不通”。如果他们使用地下水的权利被剥夺,那他们和这个地区的其他家庭就只好安装雨水罐了,而这又得花费几千块。

  

  人们有理由表达愤慨


  奥市政府的城市发展“统一规划”草案一年前出台,并向公众徵询意见,但规划草案中并没有明确提出文化遗产的保护细则,只是泛泛提到“对文化遗产的保护不够”。但在徵询意见截止时,突然加进了明确的条款。工党毛利事务部长ShaneJones在得知这一情况后表示,这是一个“危险”的规定,它不但会给申请人增加申请费用,更会使公众对毛利遗产的说法表示怀疑和不信任。

  遗产保护是有必要的,但如果借遗产保护之名,行捞取好处之实,那与遗产保护有什么关系?把61个毛利遗产“重地”扩大至3600个毛利文化价值地,显然超出了公众对文化保护的正常理解。文化遗产保护,只应保护那些真正的文化遗产。对每一项申请收取所谓“文化遗产评估费”,显然是为了创收目的,有违遗产保护的真实含义。如果要收取“评估费”,也应当制定相关的法律,限制毛利头人这种贪得无厌的做法。

  对此种无厘头的所谓遗产保护要求,一大群领著乾薪的市议员却无动于衷,任其氾滥成灾。在他们看来,这事与自己无关。毛利头人们想要分得更多的好处,那就给他们。反正我们议员弟兄的收入也不少了。至于普通屁民,他们有几个是搞实业的?有几个是从事土地和建筑开发的?要闹就让他们闹去。我们的铁饭碗是打不破的。

  新西兰优先党党魁皮特斯历来以亚洲移民为敌,但此次抨击毛利头人劫持市府,意在独揽大权的态度值得称道。作为半个毛利人的后裔,他懂得毛利人的真实动机是什么。


  毛利遗产“文化影响评估”


  一、奥克兰市政府“单一规划”草案中新增加的规则;

  二、涉及61个“文化要地”,3600文化价值遗产地;

  三、要求向19个毛利部落中的一个、多个或全部提出申请;

  四、市府将指派协调人代表申请人与毛利部落沟通;

  五、毛利部落视情况可以向市府提出不需要评估的建议;

  六、评估将概述工程是否对毛利文化价值产生潜在影响,并提供解决方案;

  七、评估费用从300元至1500元不等。如申请人的提议复杂,评估费用会更高;

  八、市政府、“独立毛利法定委员会”和毛利部落族长协同工作,尽量使申请过程简单化。

  

  任何工程如对毛利价值观产生不利影响,也需要进行评估,包括:


  一、向水域或沿海海域排放污水;

  二、向空中排放气体;

  三、在陆地上排放废物;

  四、改道、取用或使用地表水、地下水、沿海水或地热资源;

  五、筑坝拦水及相关工程;

  六、开钻水井;

  七、影响河床和沿岸海域的设施;

  八、对河床和沿岸海域的干扰;

  九、填海工程;

  十、採矿;

  十一、砍伐红树林;

  十二、建造重要基础设施;

  十三、建立垃圾填埋场,扩建或关闭填埋场、清理填料、回收厂、废物处理或危险废物的基础设施,生物废弃物基础设施,固体生物处理等;

  十四、清除原生植物;

  十五、需要matauranga和tikanga两个毛利部落同时许可的申请;

  十六、对市政府毛利文化遗产名录中罗列的毛利考古遗址造成干扰等。

原创声明原创声明:本文系文章顶部作者原创采写,未获书面授权严禁转载! 在获授权前提下,转载必须在醒目位置注明本文出处和具体网页链接。对未注明而擅自转载者,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关键词:
查看更多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热点新闻
后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