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Zealand
English
Share

医生短缺!医学院教授:新西兰需要更多经过本土培训的医生

头条Author: Lynne
医生短缺!医学院教授:新西兰需要更多经过本土培训的医生
Summary包括奥克兰医学院院长在内的人士认为,新西兰迫切需要接受过本土培训的医生,并且最好从现在开始接受培训。

后花园4月18日援引 1News 报道:

许多卫生部门工作的人士告诉1 News,他们也认为经过本土培训的医生更能理解来自不同文化背景和社区的病患。

奥克兰医学院教授John Fraser已经请求政府在未来6年额外资助44个医学院。

该医学院目前每年接受约256名学生,而Otago医学院提供300个医学生名额。Fraser认为两所大学的招生能力是相同的。

他还称:“新西兰在过去十年已经损失了大量医生,约占医疗工作者的20%。新西兰几乎近半数的活跃卫生工作者和医疗工作者都是国际医学毕业生。”

新西兰长久以来依赖于海外求职者,他们的专业度在这里获得了认可,备受欢迎。

然而,Fraser教授表示,澳大利亚目前在全国21所大学设有医学学位,每年输送约3600名医学毕业生,而在新西兰这一数字仅有500,远落后于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的人口数量是我们的5倍,” Fraser说,“但相对来说,他们的毕业生数量是我们的7倍。”

薪金医学专家协会同样表示了对医疗工作者短缺的担忧。同时,皇家全科医学院担心劳动力老龄化在未来10年会造成医疗工作者长久短缺。

卫生部长Andrew Little承认新西兰需要更多的医生,但他告诉1 News,医院和全科诊所面临着毕业生培训名额的压力。

Little称:“问题是我们现在是否有能力在研究生第一年和第二年对他们进行监督。这也确实阻碍了更多人进入我们医学院。”

不仅如此,国家党支持在乡村社区培训医生的医学院,尽管这一概念在澳大利亚早已实施,但Little对此表示反对。

国家卫生发言人Dr Shane Reti表示,尽管第三所医学院曾经失败,但现在需要进行新的投资。

“第三所医学院大概花费3亿纽币,”他说,“结合现实情况来看,政府已经花费4.86亿纽币进行卫生改革,层层叠加的官僚作风尽显。”

Little 说,由政府医疗改革产生的新卫生机构——新西兰卫生部将很好地掌握面向未来的医生人数。

同时,Middlemore医院的首席医疗官Andrew Connelly表示,目前还有许多因素需要考虑,包括医生们的理想工作地和生活地、培训机会,以及维持高标准的教学和培训。

Andrew Connelly还说:“如果Covid告诉了我们什么,那一定是在许多方面都有更智慧的工作方式,这也许会让我们更有信心培训更多医生。”

(责编:Lynne)


网站声明原创声明: 本文系文章顶部作者原创采写,未获书面授权严禁转载! 在获授权前提下,转载必须在醒目位置注明本文出处和具体网页链接。对未注明而擅自转载者,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评论规范: 1. 所有评论均以读者个人身份发表,并不代表后花园立场。 2.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 3. 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公开或泄露他人隐私。 4. 不得发布侮辱或歧视任何种族、国籍、性别、地域、年龄、职业等方面的言论。 5. 不得在读者评论区散发广告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他媒体的文章。 6. 不得煽动仇恨、暴力、歧视。 7. 不得以任何隐晦方式发布上述不当言论,包括但不限于使用字母、数字、代号、谐音、链接跳转等。 8. 后花园保留对违反上述规范的留言行为进一步处理的权力。
Comment
Verification Code